抑郁症(青少年)

史迪勒博士(William Stixrud, Ph.D.)就「青春期特有的抑郁症」(adolescent depression)回答有关问题,并解释超越冥想的效益。 

问:我那十几岁的儿子有抑郁症(按:即一般称的忧郁症)方面的问题,让他感到很衰弱。为甚麽会有抑压症的产生?
回答

史迪勒德医生: 基因在抑郁症方面的影响力,不像在其他失调症候如自闭症和注意力不足过动症方面那麽大。由基因造成抑郁症的比率是35-50%,表示大部份的成因并非来自基因,而是来自个人经验,而且罪魁祸首就是压力。专家形容抑郁症是压力调节欠佳所引致的疾病,也就是身体的压力反应--「战斗或逃走」反应失调。大脑发出危险信号的部份处於高度活跃的状态,造成过度反应。因此,在孩童产生抑郁症前,他们已长期感到压力,经常觉得焦虑,而且也觉得这个世界比现实情况更具威胁性。经过一段日子,这压力反应疲乏下来,便无法正常地运作。接着下来,原来对他具有保护作用的这个压力反应机制,就开始跟他作对了。

问:所以对孩童而言,预防抑郁症的产生是非常重要的了,是吗?
回答

史迪勒医生: 一位世界顶尖的孩童与青少年精神健康专家指出,美国政坛最应优先处理的,就是孩童与青少年精神健康问题的预防工作。这样,才能预防大部份成人精神健康问题的发生。面对成人精神健康问题,我们往往付出庞大代价,包括人为的痛苦与保健成本的支出。

问:你会推荐超越冥想技术给你的病人吗?
回答

史迪勒医生:  对,而且不只我这麽做。一次,我的一位年轻病人希望停止服用抑郁症药物,一位儿童大脑发展与精神健康问题的顶尖专家,这样向他建议说:「只要你做三件事,你就得到我的祝福:第一,你生活要规律;第二,你睡眠要充足;第三,你要去学静坐。」那位专家这麽说,是因为他在国家卫生总署(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)工作,而该机构的研究人员当时正在研究压力与抑郁症之间的关系。他知道当人抑郁的时候,他们的压力荷尔蒙就会失去平衡。而这却可以通过平衡压力反应来加以预防。每日两次练习超越冥想技术,可以帮助年轻人在生活中建秩序丶结构和作息的常规,藉此使他们的神经系统运作得更好。

问:对孩童而言,抑郁症目前是普遍的问题吗?
回答

史迪勒医生: 是的。就抑郁症来说,最让人担心的就是年轻人之中,究竟有多少患者。虽然尚未有完全一致的看法,然而在这方面的许多专家都认为,抑郁症正在流行。事实上,大家都会同意,开始出现抑郁症状患者的年纪更为年轻了。在一至两代以前,开始患上抑郁症的平均年龄是34或35岁,现在则是14岁。 

研究显示,抑郁症会在大脑中留下伤疤,因此即使青少年在接受治疗後获得改善,他们还是会比以往较为悲观,有较多睡眠问题,进而也有再患抑郁症的风险。为此每次当抑郁出现时,便会看来像今後一辈子都要这样下去似的了。这就是为甚麽专家们都认为,预防青少年健康问题,应该成为首要任务。

问:现在年轻人的压力好像是有史以来最大的。
回答

史迪勒医生: 我曾遇过一个患有「注意力不足过动症」的男孩,他十岁的时候,我给他诊治。那时候,他不但非常好动,同时也无法控制自己。不过,他很开心丶非常滑稽丶非常聪明,真的是一个很讨人喜欢的孩子。他十六岁的时候,我又再次见他。那时候他正在服用抗抑郁的药物。我说:「说来听听是怎麽回事,为甚麽吃起『乐复得』(Zoloft,按:抗抑郁药)来了?」他说:「他们以前都叫我『铁弗龙小子』,因为我小的时候无忧无虑,总是很快乐。但是,当我考上高中後,便睡眠不足了。因为我真的很想考上杜克(Duke)大学,於是每晚熬夜至凌晨一点,尽可能把学校功课做得最好。结果我弄垮了自己,得了抑郁症。」

我相信这类情况是不断出现的,特别在女孩子身上。因为当她们一旦踏入青春期,患上抑郁症的机会要比男孩子高很多。我为好些私立女校进行不少辅导工作,其中许多学校对学科要求非常严格。我正设法让这些学校明白:长远来说,我们都不愿意看见这些十多岁的女孩子,因疲累和承受压力,以致产生抑郁症。哈佛大学一批接受一份报章之调查研究的学生中,有百分之八十表示在过去一年曾感到抑郁。

问:超越冥想技术可以舒缓这些孩童和青少年的压力吗?
回答

史迪勒医生: 按道理说,我觉得教孩子们练习超越冥想,可能是我们为他们做的最好的事。我这麽说,是因为超越冥想技术可以帮助他们创造舒缓压力的氛围,使他们的压力反应正常起来,并建立起生活作息上的秩序和规律;此外,也让他们体验到更深层的快乐丶创意和活力。

科学研究

抑郁丶焦虑和失眠

智慧丶创意丶及学习能力的提升

 

威廉·史迪勒博士(William Stixrud, Ph.D.)

威廉·史迪勒博士(William Stixrud, Ph.D.)  是一位临床神经心理学家。他是美国马里兰州银泉市「威廉·史迪勒及合夥人机构」(William Stixrud and Associates in Silver Spring, Maryland)的负责人。该机构由专业团队提供学习丶专注和社交/情绪障碍方面的专业服务。史迪勒博士也执教於华盛顿「全国儿童医学中心」(Children's National Medical Center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