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意力不足過動症

史迪勒醫生( Dr. Stixrud)、葛斯華博士(Dr. Grosswald)和克雷格醫生(Dr.Krag) 為你解答有關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」(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,ADHD)的問題。

問:人所共知,今日的孩子們比以往處於更大的壓力下。是這原因造成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」和其他問題的產生嗎?
回答

史迪勒醫生: 我的工作就是對那些因在校表現不佳、行為問題、抑鬱和神經失調而受苦的小孩進行評估。在所有這些問題當中,壓力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。我接觸很多有學習障礙和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」的孩童,毫無疑問,壓力明顯地影響了孩子的學習能力和在學校的表現。  相關科研

問:兒童怎樣經驗在學校裡壓力的反應?
回答

史迪勒醫生: 所謂的「壓力反應」也稱為「戰鬥或逃走」(fight-or-flight) 反應,根據推測,這種反應模式已經歷了數百萬年的進化,目的是保護我們不受食肉動物的侵害。「戰鬥或逃走」的反應一經啟動,你應該就沒辦法清楚地思考了。從進化的觀點來看,當一隻老虎迎面而來,如果人類要花上好一段長時間去思考「現在應該怎麼辦?」,那麼他們早就被吃掉,同時也無法把基因傳遞下來了。就是這樣,大自然讓我們在處於壓力時不進行思考,以保護我們。因此,如果一個小孩子正處於壓力之下,他便難於思考、學習、做功課、留心上課、以及管理自己的行為了。

我認為,從過去20年來對大腦的研究應用於學習所得,最主要的原則就是:孩童在學校必須有安全感,才可以學習。因為當你處於壓力下的時候,就沒法學習。 Related Scientific Research

問:超越冥想技術可以減少這種壓力嗎?
回答

史迪勒醫生: 我認為超越冥想技術在緩解學習和注意力的問題方面,能扮演一個極為重要的角色。在一些學校裡,超越冥想已經發揮了極為重要的作用,幫助孩童克服學習、注意力和行為方面的問題。 相關科研

問:我有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」,我就是坐不住,就連幾分鐘也不行。我怎麼可能去練習超越冥想技術呢?
回答

葛斯華博士: 這正是超越冥想技術的主要好處。它非常簡單,毫不費力,易於練習。事實上,它能讓精神平靜下來。精神一旦平靜下來,身體自然跟著也安靜下來。你就可以更平靜、更輕鬆且更舒適地坐著。練習超越冥想技術,能讓你在冥想之後,仍繼續感受那種平靜的效果。日子久了,你就會覺得更平靜安詳,同時無法靜止的情況也會減退。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推薦超越冥想技術,以幫助過度活躍的成人和孩童。這也正是該技術獨一無二之處。

克雷格醫師: 有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」的人都有注意力方面的變異。在某些情況下,他們無法專注;在另一些情況下,他們卻具有過度專注的能力。儘管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」的症狀非常明顯,超越冥想技術不但容易,而且非常值得推薦。雖然我無法預測,超越冥想技術是否可以消除這病症,然而我已經目睹它明顯減輕了這些症狀。 相關科研

問:我小時候有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」,現在還是無法專心從事任何工作。練習超越冥想技術會幫助我有更好的專注力嗎?
回答

葛斯華博士: 會的。根據我們的研究,這是可以的。超越冥想技術對成人和孩童都能發揮效用。它易於學習和實踐,毋須集中、聚焦、或注意力。同時,它又提高冥想練習時間以外的專注力,因為它提昇了大腦的功能。當你閉上眼睛,進行冥想的時候,注意力和專注力相關的大腦結構都確實增強了。隨後,當你張開眼睛回到日常活動中的時候,專注力和集中力就更好了。

很多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」的病徵,確實都是壓力造成的。壓力關閉了大腦前額葉皮層的功能,使人難於集中和專注。減少壓力能提高你的注意力、專注力和集中力--同時也提昇以鎮靜的態度,輕鬆自如地應付壓力的能力。 在我們為孩童進行的研究中,我們發現,練習超越冥想技術之後,只三個月的時間,在注意力方面就有百分之二十的進步。此外,在工作記憶、組織力,還有在行為、焦慮、壓力、注意力和專注力方面的心理社會測量所得,也都有明顯的進步。

相關科研

問: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」令人頭痛的地方,就是缺乏控制衝動的能力。這造成小孩不斷打擾別人,說衝動的話,使別人感到煩惱。超越冥想技術能解決這些問題嗎?
回答

史迪勒醫生::   一定有幫助。許多研究者認為,缺乏控制衝動的能力,或是缺乏自制力,是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」患者的主要問題。我最喜歡的患有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」的病人當中,有一個長得很高的男孩,年紀大約十四、五年歲,說話很大聲。甚麼時候他在大廈內,我一定知道。一次,他在候診室裡講話,另一部門的一位女士站起來說:「你到了這裡,就得保持安靜。」那男孩便很生氣地回答說:「如果我靜得下來,我根本就不必來這裡了。」而事實就絶對是這樣。

因著超越冥想技術的練習,神經系統變得更穩定和安靜。而當「壓力反應」正常地運作時,人就不再如此衝動了。我認為有理由相信,通過超越冥想技術所達成的身心平靜過程--透過左右腦之間以及前後腦間呈現更多的協調,顯示大腦電波活動統合的增強--能使兒童控制衝動的能力得到改善。他們會減少惹上麻煩,較能三思而後行,也更能克制分心的傾向。

克雷格醫生: 每個長期患有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」的人,都知道在他們獲得充分休息,身心平靜的時候,他們的病徵,要比在很疲倦和焦慮的時候少。由於超越冥想技術有助於產生安靜、平穩的狀態,它明顯有助於減少這些症狀。 相關科研

問:這聽起來好像你已經有了這方面的第一手經驗似的。
回答

史迪勒醫生:  在一項針對患有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」且練習超越冥想技術的中學生所進行的試驗研究中,我們訪問了那些冥想了三個月的學生。我們問:「冥想了幾個月之後,你有什麼發現嗎?」 事實就是,所有的學生都說了類似這樣的話:「我覺得壓力小了很多,同時也放鬆了。」大部份的學生是這麼說的:「我覺得更有條理了。我覺得自己可以好好做功課,爸媽毋須再幫忙我了。」 

不過,有個外表一看就知道是很衝動的孩子卻說:「在我開始練習冥想之前,如果我在走廊上碰到另一個同學的話,我就會轉身去打他。不過現在,我已經冥想三個月了,如果我又碰到什麼人了,我會停下來想:『我應該揍他,還是算了?』」 雖然對某些人而言,這聽起來可能沒什麼,但是跟這些衝動易怒的小朋友和青少年一起工作的經驗告訴我,這種延遲反應是很不容易做到的。如果超越冥想技術讓這位同學在刺激和反應之間有了多一點的時間──讓他可以去考慮、去規劃,並且去問問自己,在這種情況下,要怎麼做才是對的──那麼,這就是一種他沒開始冥想之前還沒有的能力了。  相關科研

問:有沒有其他研究指出超越冥想技術對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」有幫助?
回答

史迪勒醫生:  絶大部份的研究者認為,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」是一種多項實踐功能上的失調。「執行功能」指的是大腦前額葉部份的各種功能,也就是為了執行含帶目的的行為,而需要的智力上的控制和智力方面的組織技巧。比如說,為了完成某件事,你必須進行規劃、安排,並且牢記一些相關的信息。同時你也需要自我監測,要問自己:「事情進行得如何了?」

 針對超越冥想技術所進行的數以百計的研究中,許多證據都很有力地證明了,這項技術可以改善上述大腦執行功能中的每一項。部份原因大概是由於超越冥想技術提高了大腦功能的協調性;也有部份原因是由於超越冥想技術,減少了那使一切變得更糟的壓力。 相關科研

問:我想冥想是很好的。不過,我希望我的孩子可以專注。我不希望他變得很被動。
回答

史迪勒德醫生: 家長常常都會關心孩子們是否因為冥想而變得太靜了,怕他們會失去幹勁。然而,一般的經驗卻完全不是這麼回事。

超越冥想技術會產生非常深度的放鬆,這固然是事實;不過,另一方面,它也具有激活的作用。這是一個非常獨特組合:活躍的大腦,加上深度鬆弛的身體--這種組合讓冥想產生了多種正面的效益。冥想的人一般的體驗並不是失去動力,卻是發現自己能更輕易地,以有效的方法策動他們的幹勁。

他們不會把精力浪費在擔憂和過度的焦慮上。他們往往能規劃得更好,而且也更具目標取向。只要看看那些恆常練習超越冥想技術的學校,你就會發現,那裡的孩子們成功表現是多麼令人難以置信。無論是在學業方面、運動方面或藝術方面,甚至每一方面,他們的成就都是相當出色的。正因如此,我認為絕對沒有理由相信超越冥想技術會讓孩子們變得被動,或者失去幹勁和對事物的興趣。事實卻是完全相反的。 相關科研

問:我的孩子都很小,其中一個還患有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」。我怎麼可能冥想呢?
回答

克雷格醫生: 這樣的話,你顯然需要一些協助,才能進行冥想。不過,要留意的是:超越冥想課程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冥想本身而冥想(雖然冥想是很平靜也很愉快的狀態--是一個二十分鐘的假期),卻是為增進日常活動而作的休息。作為一個患有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」孩童的家長,你需要盡可能得到精力和清晰。超越冥想技術會助你得到心神的平靜,以更有效幫助你的孩子回應你的要求。相關科研

為你解答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問題的專家

威廉‧史迪勒博士(William Stixrud, Ph.D.) 是一位臨床神經心理學家。他是美國馬里蘭州銀泉市「威廉‧史迪勒及合夥人機構」(William Stixrud and Associates in Silver Spring, Maryland)的負責人。該機構由專業團隊提供學習、專注和社交/情緒障礙方面的專業服務。史迪勒博士也執教於華盛頓「全國兒童醫學中心」(Children's National Medical Center)。

莎蓮娜‧葛斯華教育博士(Sarina Grosswald, Ed.D.) 專於認知學習。她最近主持了一項首創的研究,探討超覺靜坐課程對患有語言學習障礙孩童的效益。葛斯華博士以及她的研究工作,被美國媒體廣泛報導,當中包括美國公共廣播事務局(PBS)和美國廣播公司(ABC)新聞節目。

詹士‧克雷格醫生(James Krag, M.D.) 是「美國精神病學會」(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)會員,「維珍尼亞州精神病學會」(Psychiatric Society of Virginia)會長。他曾任「維珍尼亞州社區精神病醫生學會」(Virginia Association of Community Psychiatrists)前任會長四年之久。詹士‧克格醫生目前是「自由點」(Liberty Point)的醫務總監,該組織主要為精神病患青少年提供住宿治療方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