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血管疾病

卡普蘭醫生(Dr. Gary P. Kaplan)、 莫里那醫生(Dr. César Molina)、施耐德醫生(Dr. Robert Schneider)和 克雷格醫生(Dr. James Krag)為你解答有關心臟病相關的問題,並解釋超越冥想之效益。

問:由於長期高血壓一般會使動脈硬化,引致中風與心臟病突發等惡化情況。有甚麼證據顯示,超越冥想技術可以減少動脈硬化症的發生?
回答

卡普蘭醫生:一項發表在《中風》(Stroke)期刊的首創研究指出,在恆常練習超覺靜坐技術下,作為動脈硬化先兆的頸動脈管壁厚度會減少。相關科研

問:超越冥想技術如何影響動脈硬化症的各種生理因素,例如:血壓、膽固醇值,以及胰島素抗阻?
回答

莫里那醫生: 超越冥想技術雖然只是一種精神技術,卻能產生獨特的神經心理生理狀態。這些生理變化,能使膽固醇值和血壓下降。一旦血壓和膽固醇值下降,動脈硬化的風險也降低了。研究顯示,練習超越冥想技術的冠心病患者,較少有心絞痛發生。在一項運動壓力測試中,練習超越冥想技術的受測者,也展現出更好的運動能力,顯示有關缺血或冠狀動脈功能不足的情況已得到改善。

尤其必須注意的,就是高血壓、糖尿病和抽煙,是造成心臟病的三個主要因素。同時,高血壓又是中風的最主要原因。超越冥想技術已獲證實能降低收縮壓和舒張壓,特別是前者。正是增加中風機會的最重要因素,也是現時高血壓藥物療法中,最難以獲得療效的一環。

在降低胰島素抗阻方面,超越冥想技術也展示了它的效益。胰島素抗阻正是導致糖尿病、高血壓和冠心病發生的主要因素。

施耐德醫生: 動脈硬化症成因確實很多,包括高血壓、抽煙、高膽固醇、代謝綜合症或胰島素抗阻等等。此外,還有自由基或氧化逆境所造成之生化失衡等因素。研究已經指出,長期壓力會直接導致動脈硬化症的發生及惡化;同時,凡能導致心臟病發生的每一項其他因素,也都能引致動脈硬化。長期壓力所產生的各種影響,一般由壓力荷爾蒙(例如:皮質醇)以及交感神經系統釋放的腎上腺素和去甲腎上腺素予以調適。

有關超覺靜坐技術的研究已經顯示,這項技術可以減少動脈硬化症[心臟病]的大部份風險--心理壓力、高血壓、抽煙、膽固醇、氧化脂質,以及胰島素抗阻等等。在神經激素的水平方面,超覺靜坐技術則可以減少壓力荷爾蒙,及交感神經系統的緒亂。神經內分泌及心血管方面的變化,極可能就是由於中樞神經系統平衡有序的成果。

除了心血管方面的風險減少外,研究也顯示動脈收窄的情況(動脈硬化症惡化)和心臟肥大(左心室肥大)的情況減少,同時因心臟病和其他原因致命的死亡率也降低。因此,基於這一連串的發現,可以肯定,透過超越冥想,達致超覺,能帶來更佳的心臟健康。 相關科研

問:我認為動脈硬化主要是由於基因的因素和飲食所造成的。練習超覺靜坐技術如何減少動脈硬化症發生?
回答

克雷格醫生: 你說基因的因素很重要,這是對的。不過,在醫學上的一項事實是,大部份人都不能活到基因所容許的壽命。相反地,人都提早死去。食物固然重要,然而身體怎樣代謝食物也同樣重要。

舉個例說,假如有一頓完全合乎健康原則的飯菜。一天,當你坐下來吃飯的時候,內心感到平靜愉快,並有心愛的家人、朋友陪伴在旁。然而在另一個日子裡,你吃的是同樣的飯菜,可是你卻覺得疲倦、憂慮、生氣,加上周遭環境欠缺和諧。對於身體來說,這絶不是同樣的一頓飯,你的身體的消化和吸收也不一樣。明顯地,食物並非關鍵所在。超越冥想技術帶來的是恆常的平靜狀態。如此一來,我們不但能將食物消化和吸收得更好,也能從透過感官而來的每一事物中,獲得更佳的滋潤。

問:為了獲得改善,我得要改變飲食嗎?
回答

施耐德醫生:不需要。研究顯示,練習超覺靜坐技術的受測者,儘管在飲食或生活方式上沒有任何改變,冠心病的風險也減少了。當然,選擇健康的飲食以促進健康,延年益壽,永遠都是最好的。

莫里那醫生:超覺靜坐技術的練習沒有任何飲食方面的要求。改變飲食,並不是練習超覺靜坐技術的所需條件,也不是研究報告顯示的各種效益所必須的。不過,對病患者來說,定時定量進食健康、即煮的食物,特別是新鮮的水果、蔬菜、堅果和全穀類食品,永遠都是明智的。相關科研

問:在減少心臟病突發和中風的風險方面,你是否推薦超越冥想技術?
回答

莫里那醫生: 事實上,我推薦超越冥想技術給每一個人。毋須因為患病才冥想。

已經有許多研究顯示,跟沒有進行超越冥想,只是定期接受醫療服務,並且練習其他放鬆技術的對照組比較,超越冥想技術可以延長壽命,以及減少心血管疾病的死亡率。此外,超越冥想技術確實可以減少心臟病和中風的風險。

超越冥想技術是一種非常簡單的心智技術,恆常練習,會發覺血壓下降、神經-生理統合與內分泌統合都相繼提高。因此,超越冥想技術是一段過程,於此過程中,你能降低高血壓,減少動脈硬化症的發生,同時又可以變得更清醒、機敏、聰明和快樂。相關科研

科學研究

充血性心臟衰竭

降低膽固醇

降低心臟病風險

壓力及心臟

 

為你解答心臟病問題的專家

蓋瑞‧P‧卡普蘭醫學博士(Gary P. Kaplan, M.D., Ph.D.)  是神經科醫生,也是美國紐約大學醫學院臨床神經學副教授。他因臨床教學──致力於提高並改善醫師的醫學教育水平──的傑出成就,而獲得紐約州醫學學會所頒發的「阿爾伯特‧H‧道格拉斯獎」(Albert H. Douglas Award)。

希撒‧莫里那醫生(César Molina, M.D., F.A.C.C.) 是美國加州山景地區(Mountain View)厄爾卡米諾醫院東南亞心臟中心(South Asian Heart Center at El Camino Hospital)的醫學主任。莫里那醫生畢業於耶魯大學醫學院。他也是「美國心臟學大學」(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)的院士。莫里那醫生最近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(CNN)的國際版採訪採訪,談論飲食與運動在治療並預防冠心病方面的各種效益。

羅伯特‧施耐德醫生(Robert Schneider, M.D., F.A.C.C.)  已經獲得美國國家衛生總署(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)頒發的超過2000萬美元的經費,用來進行他以天然方法防治心臟病的先驅性研究。施耐德醫生是《總體的心臟健康》(Total Heart Health)以及100篇醫學研究文章的作者。此外,以他為主題的媒體報導超過1000篇。這些媒體包括了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「頭條新聞」(Headline News)節目、《紐約時報》(The New York Times)以及《時代》(Time)雜誌。

詹姆斯‧克雷格醫生(James Krag, M.D.)  是「美國精神病學會」(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)會員,「維吉尼亞州精神病學會」(Psychiatric Society of Virginia)會長。他曾任「維吉尼亞州社區精神病醫生學會」(Virginia Association of Community Psychiatrists)前任會長四年之久。他目前是「自由點」(Liberty Point)的醫學主任。「自由點」為有精神方面問題的青少年提供住宿式的治療方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