抑鬱症(青少年)

史迪勒博士(William Stixrud, Ph.D.)就「青春期特有的抑鬱症」(adolescent depression)回答有關問題,並解釋超越冥想的效益。 

問:我那十幾歲的兒子有抑鬱症(按:即一般稱的憂鬱症)方面的問題,讓他感到很衰弱。為甚麼會有抑壓症的產生?
回答

史迪勒德醫生: 基因在抑鬱症方面的影響力,不像在其他失調症候如自閉症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方面那麼大。由基因造成抑鬱症的比率是35-50%,表示大部份的成因並非來自基因,而是來自個人經驗,而且罪魁禍首就是壓力。專家形容抑鬱症是壓力調節欠佳所引致的疾病,也就是身體的壓力反應--「戰鬥或逃走」反應失調。大腦發出危險信號的部份處於高度活躍的狀態,造成過度反應。因此,在孩童產生抑鬱症前,他們已長期感到壓力,經常覺得焦慮,而且也覺得這個世界比現實情況更具威脅性。經過一段日子,這壓力反應疲乏下來,便無法正常地運作。接著下來,原來對他具有保護作用的這個壓力反應機制,就開始跟他作對了。

問:所以對孩童而言,預防抑鬱症的產生是非常重要的了,是嗎?
回答

史迪勒德醫生: 一位世界頂尖的孩童與青少年精神健康專家指出,美國政壇最應優先處理的,就是孩童與青少年精神健康問題的預防工作。這樣,才能預防大部份成人精神健康問題的發生。面對成人精神健康問題,我們往往付出龐大代價,包括人為的痛苦與保健成本的支出。

問:你會推薦超越冥想技術給你的病人嗎?
回答

史迪勒德醫生: 對,而且不只我這麼做。一次,我的一位年輕病人希望停止服用抑鬱症藥物,一位兒童大腦發展與精神健康問題的頂尖專家,這樣向他建議說:「只要你做三件事,你就得到我的祝福:第一,你生活要規律;第二,你睡眠要充足;第三,你要去學靜坐。」那位專家這麼說,是因為他在國家衛生總署(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)工作,而該機構的研究人員當時正在研究壓力與抑鬱症之間的關係。他知道當人抑鬱的時候,他們的壓力荷爾蒙就會失去平衡。而這卻可以通過平衡壓力反應來加以預防。每日兩次練習超越冥想技術,可以幫助年輕人在生活中建秩序、結構和作息的常規,藉此使他們的神經系統運作得更好。

問:對孩童而言,抑鬱症目前是普遍的問題嗎?
回答

史迪勒德醫生: 是的。就抑鬱症來說,最讓人擔心的就是年輕人之中,究竟有多少患者。雖然尚未有完全一致的看法,然而在這方面的許多專家都認為,抑鬱症正在流行。事實上,大家都會同意,開始出現抑鬱症狀患者的年紀更為年輕了。在一至兩代以前,開始患上抑鬱症的平均年齡是34或35歲,現在則是14歲。 

研究顯示,抑鬱症會在大腦中留下傷疤,因此即使青少年在接受治療後獲得改善,他們還是會比以往較為悲觀,有較多睡眠問題,進而也有再患抑鬱症的風險。為此每次當抑鬱出現時,便會看來像今後一輩子都要這樣下去似的了。這就是為甚麼專家們都認為,預防青少年健康問題,應該成為首要任務。

問:現在年輕人的壓力好像是有史以來最大的。
回答

史迪勒德醫生: 我曾遇過一個患有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」的男孩,他十歲的時候,我給他診治。那時候,他不但非常好動,同時也無法控制自己。不過,他很開心、非常滑稽、非常聰明,真的是一個很討人喜歡的孩子。他十六歲的時候,我又再次見他。那時候他正在服用抗抑鬱的藥物。我說:「說來聽聽是怎麼回事,為甚麼吃起『樂復得』(Zoloft,按:抗抑鬱藥)來了?」他說:「他們以前都叫我『鐵弗龍小子』,因為我小的時候無憂無慮,總是很快樂。但是,當我考上高中後,便睡眠不足了。因為我真的很想考上杜克(Duke)大學,於是每晚熬夜至凌晨一點,盡可能把學校功課做得最好。結果我弄垮了自己,得了抑鬱症。」

我相信這類情況是不斷出現的,特別在女孩子身上。因為當她們一旦踏入青春期,患上抑鬱症的機會要比男孩子高很多。我為好些私立女校進行不少輔導工作,其中許多學校對學科要求非常嚴格。我正設法讓這些學校明白:長遠來說,我們都不願意看見這些十多歲的女孩子,因疲累和承受壓力,以致產生抑鬱症。哈佛大學一批接受一份報章之調查研究的學生中,有百分之八十表示在過去一年曾感到抑鬱。

問:超越冥想技術可以舒緩這些孩童和青少年的壓力嗎?
回答

史迪勒德醫生: 按道理說,我覺得教孩子們練習超越冥想,可能是我們為他們做的最好的事。我這麼說,是因為超越冥想技術可以幫助他們創造舒緩壓力的氛圍,使他們的壓力反應正常起來,並建立起生活作息上的秩序和規律;此外,也讓他們體驗到更深層的快樂、創意和活力。

科學研究

抑鬱、焦慮和失眠

智慧、創意、及學習能力的提升

 

威廉‧史迪勒博士(William Stixrud, Ph.D.) 

威廉‧史迪勒博士(William Stixrud, Ph.D.)  是一位臨床神經心理學家。他是美國馬里蘭州銀泉市「威廉‧史迪勒及合夥人機構」(William Stixrud and Associates in Silver Spring, Maryland)的負責人。該機構由專業團隊提供學習、專注和社交/情緒障礙方面的專業服務。史迪勒博士也執教於華盛頓「全國兒童醫學中心」(Children's National Medical Center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