濫用藥物及酒精

史迪勒博士(William Stixrud, Ph.D.) 為你解答有關濫用藥物及酒精的問題,並簡述超越冥想於這方面的效益。

問:兒童及青少年濫用藥物問題是否有上升趨勢?
回答

史迪勒博士: 可以肯定地說,年輕人面對的其中一個與壓力有關的嚴重問題,就是藥物和酒精。過去數年來,青少年的的飲酒模式已有相當大的轉變,包括飲酒作樂,和有意醉倒。

三十年前當我進入大學的時候,年輕人大部份都是為了貪玩而飲酒,現在的學生卻有意飲至不省人事。

問:這樣的濫用酒精,是否基於壓力的緣故?
回答

史迪勒博士: 我們知道一般人飲酒,部份原因是為舒緩壓力。大概這也是很好的證明,超越冥想,對預防及處理濫用行為是極為有效的了。

壓力不但令年輕人對濫用藥物和酒精更無力抗拒,同時壓力荷爾蒙與酒精及藥物的交互作用,使效果更為吸引。那就是說,當你感到有壓力的時候,你便較容易使用酒精及非處方的藥物,也因這些化學製品與壓力荷爾蒙的交互作用,更感到濫用這類東西的快感。這是可怕的雙重禍患。

問:那麼我怎樣才能夠保護我的子女,以免他們濫用藥物及酒精?
回答

史迪勒博士: 在濫用藥物及酒精的問題上免疫,大概是沒有任何途徑的了。然而,我認為教導孩子練習超越冥想技術可以生效。在超越冥想練習中,青少年能夠舒緩壓力,也學習在個人內在尋找祥和快樂。這是全世界靜坐者--包括年輕人--的共同經驗。當心神平靜下來後,那樣的祥和是非常愉快和舒適的。過去曾有出色的研究以超越冥想進行預防及治療成人濫用化學物品,沒有理由相信這調查研究不合用於青少年。

問:似乎酒精及濫用藥物對青少年害處更大。
回答

史迪勒博士: 正是。十年前,當大家清楚發現,青少年的大腦仍然在迅速發展的時候,科學家便想著:「我們要開始研究這問題,因為我們都知道酒精對在子宮內孕育期間的大腦那可怕的影響,那它對青少年仍在發展中的大腦又怎樣呢?」

至今的共識是,它委實令人擔憂得很。酒精對青少年大腦的為害,比成人大得多。因此我認為應該作一個巨大的改變,遠離舊有觀念:「人人都喝酒,沒有甚麼大不了。」採納新的看法:「我們要保護這些青少年的大腦,免受藥物及酒精的為害。」

超越冥想是這改變的工具,部份原因也是為了它能使壓力反應正常化。其次,它予人經驗內在的喜樂,祥和,滿足及壓力的舒緩--這都是許多孩子們在使用藥物及酒精時所尋求的。

科學研究

提升智力、創意及學習能力

 

威廉‧史迪勒博士(William Stixrud, Ph.D.) .

威廉‧史迪勒博士(William Stixrud, Ph.D.)  是一位臨床神經心理學家。他是美國馬里蘭州銀泉市「威廉‧史迪勒及合夥人機構」(William Stixrud and Associates in Silver Spring, Maryland)的負責人。該機構由專業團隊提供學習、專注和社交/情緒障礙方面的專業服務。史迪勒博士也執教於華盛頓「全國兒童醫學中心」(Children's National Medical Center)。